《时装男士》专访中国民促会绿色出行基金发起人张建宇

2011年4月6 10:51《时装男士》编辑/王琴 文/L.Y阅读Loading...

低碳生活从绿色出行开始:

——专访中国民促会绿色出行基金发起人张建宇

编辑/王琴  文/L.Y

    在2012到来前的最后两年,环保终于成了最给力的词汇之一,每个人都开始感觉到了它和我们的生活竟然有如此深刻的联系,甚至成了时尚的一部分。而这样的觉醒,恰恰就是张建宇为之奋斗的根本。对于我们来说,环保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对他而言,这就是全部的人生

    当张建宇将随身携带的所有“低碳”交通卡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不明所以的人很容易以为他是一个狂热的交通卡收藏爱好者。除了一张天津的卡他没有带来,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目前绿色出行基金发行的所有“低碳交通卡“:一些形状和设计各异的漂亮的交通卡。作为中国民促会绿色出行基金的负责人,张建宇始终将这些卡带在身上,像一个推销员一样,逢人便讲。不同的是,他推销的是一种理念,一种称为“绿色出行”的环保理念。

    这个理念始于2006年,源于中国当时城市环境出现的三个问题:一是关于城市灰霾、臭氧等传统污染问题;二是日益严重的交通堵塞;三是温室气体造成的温室效应。当然,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政策背景——北京奥运会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我们对国际奥组委做出了庄严地承诺,非常定量化的承诺,比如空气质量要做到什么样,也预见到了奥运期间北京的交通状况。”张建宇及其团队针对这三方面进行了周密的研究和思考,并结合自身组织的能动性,提出了这个理念,同时为此制定出了一套完善长久的实施计划。作为唯一的一个和中国最大的三项活动:2008年奥运会,2010年世博会和亚运会都进行了合作的环保项目,“绿色出行”的理念已经推广到了全国25个城市,并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绿色出行”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碳减排”。通过系统的可持续的改变你的出行方式,来降低由于你的出行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对此,他一再强调这不是“一年一天不开车”这么简单的行为,重要的是持续的做。“如果你以前是一个人开车上下班,那么你是否能改成拼车?如果你以前是拼车,你是否能改成每周有几天是坐公共汽车?如果你以前是坐公车,那是不是可以改成骑自行车或者在家办公?总而言之,对环境产生的影响一定是持续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改善我们的环境。”

    另一方面是“碳中和”。这是一个相当陌生的概念,张建宇解释说:“因为必要出行所产生的碳排放在所难免。如何降低你的影响?通俗讲,你在破坏环境的同时也可以做一些对环境有益的事,比如购买他人的环保行为所产生的碳指标。钱从你这里到他那里,可以鼓励他做更多有益自然的事情,指标从他那里流到你这里,也降低了你对自然的影响。”张建宇认为,虽然这个概念在当下显的有些超前,但这一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它理应成为大家在解决环境问题时的共识。

    为了落实这个理念,使之成为近在身边人人可行之事,“绿色出行”选择了“低碳交通卡“这个形式。它具备和普通交通卡一样的通行功能,特殊的是,它面上有一个碳指标的标志,并写着一吨二氧化碳当量。这意味着每一张低碳交通卡上都附着了一吨经过认证的二氧化碳碳指标,而这个碳指标的生产都来自于我国的欠发达地区。“用卡就是有力出力,买卡就是有钱出钱。这张卡就能抵消一吨你这一年因出行所造成的碳排放了。这就是我们这个卡的起因。”

    如果你到绿色出行基金的网站上,输入你所购买的交通卡卡号,就可以查到这张卡所对应的唯一的一吨碳指标的序列号,通过这个序列号,就可以查到这一吨碳指标是从哪个项目里买来的,你的钱去了什么地方,以及这个项目的具体实施时间、地点以及项目实施者。相较于很多环保组织,张建宇和绿色出行基金的这种高度透明的呈现模式,更容易得到人们的信任与支持。而这种创造性的利用经济手段来解决环境问题的尝试,则与张建宇这一路的经历息息相关。

环保,冥冥之中的命运

    从清华到斯坦福,再到卡耐基梅隆,张建宇的人生路线似乎就是为了环保专门设定的。作为一个工科出身的科学人士,他却将这一切归结为是命运的机缘。“高中时最喜欢的是物理,很崇拜爱因斯坦,希望成为物理学家,探索自然规律。但高考的时候出了意外,阴差阳错服从分配到了环境系,当时环境系还不太为人了解,但学了之后感觉到这才是自己喜欢的。”显然,高考的这个小插曲在张建宇看来反倒是命运有意的安排,他由此发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并确定了一生的职业方向。

    第二次的改变是在到了美国之后。在斯坦福大学他继续学习土木和环境工程,和在国内接触到的工程角度有所不同,这里的视野更加开阔,这让他认识到环境问题不能只局限于工程,它涉及到的不只是科学,还有人文、社会、经济政策以及人的心理。“那时候想研究一下美国的环境问题,它的环境问题发现的比我们早,思考比我们早,我希望能去了解一下美国的执行过程是什么样,它如何解决环境问题。”

    于是,在互联网发展最高峰的96年,在身边大多同学都留在了硅谷从事计算机行业的时候,张建宇决心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继续他对环境的研究。“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当时加州充斥着互联网的泡沫,感觉非常不真实。而且计算机的工作和我内心的期待相差很远。第二,加州的环境状况非常好,很干净,在那里感受不到在重工业下,环境问题产生的根源和解决的压力。”彼时的他,怀揣着了解一个真实的美国的梦想,离开了这个在他看来并不真实的环境,来到了美国东部匹兹堡。

    到了那里,张建宇发现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候。当时,美国刚刚开始实施一项关于土地污染和土壤管理的法律政策。“如果一个企业把土地污染了,潜在的法律责任会高到使那片土地没有人敢再去碰。如果新接手的人不弄清楚就在上面建东西,要承担连带的法律责任。”这项法规让张建宇了解到了政策手段在解决环境问题方面产生的强大效力。

    而这对他自身的影响,就是促使他选择了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学习工程与公共政策。他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环境不是一个单一的工程问题,它是人和自然、社会与自然之间相互作用的关系,而解决环境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改变人的行为本身。

    1999年,张建宇加盟了美国环保协会,一个致力于推动利用市场手段解决环境问题的著名美国非政府组织,并成为其中国项目的负责人。他积极参与国内环境政策的研究和推广工作,成为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的核心专家组成员。2009年,在中国民促会的大力支持之下,张建宇联合其他环保人士共同发起成立了绿色出行基金,系统的推广“绿色出行“理念。在他看来,这些无论是对他个人梦想的实现,还是对中国接下来对于环境问题的决策,都至关重要。

绿色出行基金发起人张建宇的绿色问答:

(LH=《时装男士L'OFFICIEL HOMMES》)

LH:您曾经做过国内第一家环境咨询公司,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做的?

张建宇:这是人一生的机缘巧合。我在环境的这条路上碰到了很多奇人奇事。1992年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后,全民参与经济浪潮。当时的清华校园里,学生会、研究生会都在自己开公司,我们是学环保的,自然要从环保的角度来想,怎么参与到社会实践当中来。当时碰到了一个在中国环境咨询史上很有名的人,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美国人,以前给世界银行和亚洲银行做咨询专家。他到中国来,看到这种氛围,就想在中国办一家环保咨询公司。我很偶然认识了他,参与到公司的建设和运营当中,最早就我们两个人。我出国之前这家公司被收购了,成为一家国际公司的国内分公司。我用卖掉股份的钱,来支持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学习。

LH: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加入NGO组织?出于怎样的考虑或者兴趣?

张建宇:我在匹兹堡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美国空气与固体废弃物管理协会。它当时承接了一个中美两国的环保项目,我做项目经理。我很希望回到中国,所以一直寻找这样的机会,从那时起我就开始为回国做准备了。98年中美开始正式的环保合作,美国环保协会因为在美国的影响力,被中国政府邀请参与到中美合作中来,他们要找一个中国人来具体负责这个项目,就找到我。

LH:回国后,您觉得中国的环保状况和之前在美国观察到的环保细节有哪些异同和差距?

张建宇:其实,那时我国已经开始意识到环保问题的严重性了,1996年我们国家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应该就是世界第一了。环保工作大大滞后于于经济发展水平,环保工作从中央到地方,人、财、物都非常缺乏,我刚刚回国的时候,国家环保局还是个副部级单位,后来才逐步升到正部级的国家环保总局,再到环保部,我想这也说明环保地位的逐步提升。现在情况总的来说,我们环境恶化的趋势得到了遏制。目前环保部提出的“环保新道路”要用新的办法,新的角度来看待和解决我们的环保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认识,具体解决的话还要假以时日。

LH:一个人如果吃喝玩乐,能制造多少碳排放?

张建宇:美国一个人一年平均碳排放大概是在20吨左右,中国一个人的平均碳排放大概在5吨左右,人均排放看起来好像只有四分之一,但是中国人口基数大,而且还包括8亿农民,具体计算的话,在北京这样的城市里面每个人的碳排放已经到十几吨了。

LH:我们知道绿色出行,可以降低碳排放,具体需要怎么做?

张建宇:绿色出行搞了这么多年,很多人听到还是觉得不就是号召大家坐公共汽车嘛,其实我们的理念不只这样。除了碳减排和碳中和,还有更深一层就是,我们每个人对自然产生的影响,无外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在行方面,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可操作性是最大的。同时,绿色出行希望影响的人,肯定不是每天已经坐公共汽车上下班的人,我们最想影响的其实是中产阶级和拥有社会资源的人人,希望通过引导他们参与环保活动来启迪他们的环保理念,让他们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对这个社会做出产生更有益的决策。

LH:因为这样,所以你们才请了周迅、陈坤等明星来合作?

张建宇:明星是社会群体中很有影响的群体,拥有自己的粉丝,拥有很强的社会带动力。我们希望他们能发挥明星效应,帮助我们将这个理念加以传播。从奥运开始,我们就陆续和周迅、陈坤、等明星开始了合作。周迅是我们世博绿色出行大使,陈坤是亚运绿色出行大使,这个理念从北京开始,到上海,又到广州,接力棒一样传下去,下一步又准备到深圳去。从奥运开始,绿色出行和每一个大型活动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LH:绿色出行基金的捐款主要运用到哪些方面呢?

张建宇:通过绿色出行低碳交通卡筹集的资金,主要用来支持来自欠发达地区,特别是西部贫苦地区的低碳发展项目。我们的口号是“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但却有60多亿人口;我们只有一张低碳交通卡,但却有千千万万颗绿色的心”当我看到2010年7月13日播出的新闻联播中,四川广元拱石村的农民李永清向大家讲述他和当地村民通过我们支持的项目获益的故事的时候,我的眼睛湿润了:他所实施的沼气项目,既少烧了柴,减少当地污染,又少排了碳,为减缓气候变暖做了贡献。最重要的是,我们帮助他把经过认证的减少的碳排放,通过我们的低碳交通卡,卖给了发达地区具有环保意识的“高碳“人群,通过小小的卡,将最发达的东部和最不发达的西部联系到了一起,把抽象的碳交易的概念具体化,实现了国家所一直倡导的”生态补偿“。

LH:除了购买这个卡,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来支持环保?

张建宇:绿色出行不只是买卡一种行为,我们的网站里还有一个碳计算器,你可以将日常生活各部分消耗加以计算,得出你的碳排放量。我们还有在贫困地区种树的活动,而且我们也有基金接受捐赠,这是一个长期的个人行为。如果你向我们捐赠,捐赠的这部分我们可以提供一个证明,抵扣你个人所得税的一部分,这也是得到了国家民政部认可的。

LH:作为一个环保专家,您教给我们一些方式,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环保?

张建宇:其实很简单,就是有力出力,有钱出钱。穿衣方面就是少更新衣服,饮食以素食最好,少吃红肉;居住方面,就是控制冬夏两季室内温度,消费时也要尽量选择低碳产品。我们强调的不是因噎废食,不是降低生活水平。我们追求的是双赢,是在发展当中,将影响降到最低。

LH:作为您个人来说,您一直坚持的绿色生活的方式是什么?

张建宇:我其实并没有做的很好,主要是需要频繁乘坐飞机。我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平衡。我买很多低碳交通卡送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并且在生活中尽量多循环利用,保持朴素的生活状态,我的衬衫基本都穿了五年以上。其实低碳生活并不复杂,它和我们古老的哲学是一致的,讲究朴素为美。少奢侈,多朴素,少繁杂,多简单。唯一的不同,就是我们加入了市场的方式。

1

相关资讯

相关活动

精彩推荐